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《错刀科技评论》

——只与创新有关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混沌武士埃里森:斗狠与谦卑  

2009-04-28 13:13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要发掘埃里森“斗狠”性格的另一面,就要回到他的创业原点:“极度傲慢自大和极度谦卑混合,一种美妙的平衡

 

“這是一家素行不良的公司,又一次恶行。”仁科前CEO康威(Craig Conway)2003年对埃里森的这句批判言辞,估计也是当下IBM 总裁彭明盛心中所想。

 

从事的角度来说,埃里森自2002年以来疯狂并购,的确不少“恶行”:2005年初,甲骨文以103亿美元收购全球第二大客户关系管理软件公司仁科(PeopleSoft);2007年以33亿美元收购商业情报软件公司海波龙(Hyperion);2008年初,以85亿美元收购中间件巨头BEA。而且下的都是狠手,比如恶意并购(Hostile Bid)仁科,而这次并购SUN花费74亿美元——以甲骨文手中的130亿的现金持有量,只是思科262亿美元的一半,并不是钱袋最鼓的IT公司。

 

从人的角度来说,埃里森一直不是个善茬。比如,驾驶着自己的私人飞机,不顾晚上11点不准私人飞机起降的规定,经常扰得四邻不得安宁。驾驶战斗机在太平洋上空和别人进行模拟空战。他一直在挑衅微软,“我不介意坐着自己的喷气式战斗机在微软总部扔下一枚导弹。”

 

总之,呈现在我们面前的基本就是:埃里森 = 好勇斗狠、桀骜专横、狂野、特立独行、残酷的“猎食者”。

 

但是,这只是埃里森人性的一面,他的真实另一面呢?

 

事实上,埃里森这几年活得非常不错。埃里森以前的对手是SAP,经过几轮大的进攻,甲骨文超越了SAP——2008财年SAP销售收入为116亿欧元,2008财年甲骨文的营收为226亿美元。收购SUN之后,埃里森的超越目标瞄上了IBM。而埃里森的强硬生存术,在经济逆势中更显突出,以至于《财富》夸奖埃里森,“你都不得不承认,甲骨文这位咄咄逼人的创始人知道在经济衰退中如何经营公司,至少到目前为止都是如此。”

 

要发掘埃里森性格中的另一面,就要回到他的创业原点,他从日本武士文化中感悟的哲学:“极度傲慢自大和极度谦卑混合,一种美妙的平衡。在创立甲骨文时,我们想在公司尽可能地创造这种文化。”

 

这就是埃里森被人忽视的一面:极度谦卑。埃里森并非一个技术天才,却是一个市场天才,他通过不断地挑衅微软让自己一直处于聚光灯下,他更通过对市场的极度谦卑来把握趋势。

 

这其中的含义是,埃里森的背后是一个疆界模糊、混乱大乱斗的软件业战场,而从市场的角度来看,有两方面的力量是决定性的:

 

1、规模是王道。对于客户而言,随着软件战略逐渐成为核心商业流程,系统稳定与效率至关重要,品牌成为决定性因素,给规模显然是品牌的首要指标,埃里森说过类似“软件是个只有前两名才能生存的行业”的话,背后的含义不是指竞争,而是指客户的自然选择。

 

2、整合是王道。软件公司细分为王的时代已经过去,市场的需求是,让ERP、CRM、数据库等不同系统连接,才是未来信息化的重点,因此,不同出身的软件厂商,开始在同一战场厮杀。数据库出身的甲骨文,正在成为一个全业务公安手,并购SUN则带来两大优势:Java及Solaris。

 

说埃里森谦卑,是因为,他在这两大市场趋势面前,并无半点傲慢自大,反倒是自我革命、强悍推进——他曾经说对并购不感兴趣,2003年甚至公开表示对收购SUN不赶兴趣。

 

乱世中,尽显枭雄本色。

 

这是一个混沌武士,你以为你看清楚了他,实际上,他的杀手锏藏得很深。假如CEO的级别可以用黑带、绿带来分级,我认为,埃里森是黑带CEO。

 

换句话说,在埃里森的内心深处,“谦卑”才是战略,而“斗狠”则只是一种战术。

(详文参见09年第9期《中国企业家》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25)| 评论(3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