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《错刀科技评论》

——只与创新有关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对话田溯宁:云时代的大门刚刚打开 三大黄金机会  

2010-12-05 15:20:3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2月4日,2010年中国企业领袖年会现场,跟中国宽带资本董事长田溯宁深度聊了一下云计算话题,趋势、危机,以及投资机会。

田溯宁说,“云计算时代这个门刚刚打开”。他眼中的三大投资方向,分别是:基础设施、云操作系统、云应用。

 

    金错刀:云计算讲了有很长时间,有人称之为“云忽悠”,一方面大家没有看到好的应用,另一方面觉得是大公司的游戏。云为什么只在天上?

     田溯宁:我对这个问题不陌生,我至少过去遇到两次,第一次是1993年在亚信,中国互联网只有八千用户,互联网是真实的东西还是西方垃圾,能够带来什么样的改变,有很多的疑问,互联网不仅在初期伴随疑问,2000年还认为是互联网泡沫,现在,互联网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一部分。互联网的特点是简单便宜,比过去更加简单便宜就具有生命力。

第二次是宽带,在1999年做网通的时候,有很多人谈宽带是一个泡沫,实际上宽带也符合这个简单和便宜。

今天为什么我对云计算的理解,从学习者到布道者,再到投资者,我觉得它有非常明显的特征,我们今天谈云计算看起来摸不到边界,事实上,生活中我们每一天已经离不开各式各样应用,比如Gmail,大量东西存在在谷歌服务器,网易邮箱也是这样,用的时候下载出来,苹果的APP商店也是这样的例子。云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主要部门,简单,好用非常便宜,邮件是这样特点,云已经不是一个学术描述,未来学家一种理想,是真实在我们生活中出现。

 

 

    金错刀:你说两个例子一个是互联网,一个是宽带,但是他们真正被人接受,不是因为技术,而是因为从技术变成应用,甚至变成海量应用。如何看待云计算的应用挑战?

田溯宁:所有技术创新,如果没有应用就没有生命力。云没有出现的时候,IT核心是什么,就是芯片,服务器,我们离不开操作系统,但是,云把过去传统的IT核心打破,过去芯片是垄断,服务器是垄断,操作系统是垄断,今天云计算大平台使这三件事情变成开放,最大云应用公司谷歌,用什么芯片,不在乎了。现在,没有必要像过去的英特尔,把芯片做的非常小,将来终端是我们随身可带的东西,我不需要那么多处理器,大量处理在后台。我看到一家公司做512的芯片,成本只有英特尔 1/10。过去服务器相当于一个发动机,在飞机、汽车、轮船上都用,未来服务器定制化,不同应用有不同的服务器,使效率更加提高。

云计算是这样一种新的生命,更简单,更便宜。为什么这是前所未有的机会?因为这种变革能够诞生出将来的英特尔,将来的IBM,将来的微软。云计算时代这个门刚刚打开,比如,我们下一代应用什么样的芯片还在争论,有人说用手机芯片就可以做云服务器。

   

 金错刀:云计算现在还是一个技术概念,没有一个云组织,没有云社会,它就是无本之木,就像互联网催生了网民一样,云计算能否催生出“云民”?如何看待云计算的现实尴尬?

  田溯宁:每个技术开始有一群早期相信者,相信技术带来低成本,社会进步,逐渐把这个推起来,早期做互联网的时候,我们对名片上有邮箱地址的人非常亲切,我现在在做这个事情,这个事情需要一个过程,北京出现云民之前,我们先做一个云基地,诞生云创意、云企业。十年以后,所有人都会有云中生活,使我们社会变得更加有智慧,更加合理,知识获得成本更加降低,每个人学习成本更加简单,我相信云给我们带来不仅仅简单的是互联网信息,互联网让我们方便很多。另外,互联网像蒸汽机发明以后的公用交通工具,带领大量人到一个地方但是非常不准确,而云计算像电或者汽车发明,让到你最喜欢的地方。

   

    金错刀:任正非最近也在讲云计算,他说开放、合作、共赢是云产业的标志,可是“黑寡妇”心态在中国互联网也是挺普遍的想法,如何看待我们这种开放眼中不足的土壤?

田溯宁:云计算背后推动力是开源软件,我非常赞同任正非讲的。能不能在这个时代创造中国的开源软件,没有这样一个所有的背后都是软件,所有核心我觉得分享实际上是整个IT技术创造一个核心。

 

   金错刀:但是中国很缺乏。

田溯宁:我想这也需要一个过程,当你成为一个大规模企业的时候,你应该有一个责任了,有责任的时候,会想到怎么样能够履行这样的责任,我相信是不同阶段有不同的要求。现在任总讲了这样的话,我相信也能够实践,同时在中国推动开源软件运动。

 

    金错刀:任正非还认为,信息社会未来简单到两个东西最重要,一个是云,一个是管道,你如何看?

田溯宁:这个话有人叫云端,一个是端,一个是云,有人提出中间有一个管道,所谓云、管、端各个方面。比较复杂是在管道方面,端和云方面创新非常多,创新速度非常快,我们看到存储成本不断下降,计算成本不断下降,端的竞争更激烈,从电子书到ipad等等,管方面是比较复杂,它涉及到一个网络,大的运营商,运营商过去是重要参与者之一,它的变革需要时间。

 

金错刀:你目前在云计算方面的投资,如何看待这种风险?哪几个方向是最重要的?

    田溯宁:任何一个行业发展,总是早期充满风险和不确定性,因为不确定性挑战让你感到兴奋,对于我讲,这个行业是我特别热爱的行业,符合我一贯想法,怎么能够支持传输成本下降,对这个领域,我觉得别人看是风险,对我来讲是机会,这个机会过程中怎么把握好节奏,怎么让最优秀的人,跟你在一起帮你进行判断。云早期软件就是杨致远的雅虎做的,我现在很多投资跟他一起合作,另外跟一个中国人做软件做得最好,趋势科技创始人张明正,他也是我的一个合作伙伴。

在方向上,一个是基础设施,非常重要,服务器,芯片,云的数据中心,云各式各样解决方案。第二方向可能比较大,云操作系统,可能要要管几千台,几万台,几十万台,上百万台服务器,我们投资有两家公司,做云操作系统。第三领域就是云应用,这个方面目前讲还在早期阶段,明年重点投资应用方面能够做起来。

 

 

    金错刀:说到云计算,我会想到两个词,一个是云山雾罩,一个是翻云覆雨,对2011年的云计算,你会给一个什么样的关键词。

    田溯宁:大风起兮云飞扬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5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